大发999 博_在原住民族努力争取自治的情况下,为何政府还拿出〈吴凤骑马铜像

文:吴易蓁

今年中山堂举办了 「向大师致敬-台湾前辈雕塑11家大展」,多位雕塑家作品能让民众近距离观赏,而在中山堂的广场前,也放置了3座雕塑家蒲添生的作品,而3座作品中,却包含了〈吴凤骑马铜像〉(注1)。在民间努力推动原住民族法案,希望社会朝尊重原住民文化与传统的方向前进时,〈吴凤骑马铜像〉显得不合时宜。

〈吴凤骑马铜像〉的创作者蒲添生(1912-1996)出生日治时期的台湾嘉义,其一生致力创作,作品随着年代走过传统、近代、现代与后现代多种风格,艺术成就有目共睹。然而在台湾,多数艺术家无不在艺术创作与经费中,试图找出平衡点,而其中的方法便是接受委託创作。〈吴凤骑马铜像〉便是蒲先生受嘉义市政府委託创作的作品。

嘉义市政府委託蒲添生所作的〈吴凤骑马铜像〉,被设立于嘉义火车站前,于,被长老教会牧师与邹族部落青年拉倒在地。之后,民间团体要求于此设立二二八纪念碑,在各方压力下,纪念碑无法设立于铜像旧址,转往设置于嘉义市弥陀路上。而吴凤铜像旧址,现在则伫立着狮子会的和平钟。

然而,〈吴凤骑马铜像〉在2015年再度出现在台北中山堂的广场上。艺术家的创作其实离不开政治,也无法不受政治影响,蒲添生先生的岳父,便是二二八事件的受难者陈澄波先生,在嘉义火车站前遭到枪决。

在当时的社会气氛,也许蒲先生必须为政府铸造一尊吴凤铜像,但在经过多年,原住民族在努力争取修正原住民法案,期待有朝一日完成原住民自治区的理想时,〈吴凤骑马铜像〉的再度出现,不仅伤害了致力原住民运动多年的人们,更再度撕裂组群和解的机会。

日前,布农族猎人王光禄(Talum)因打猎侍亲,违反《枪砲弹药刀械管制条例》、《野生动物保育法》,遭判处3年6个月的有期徒刑。各方人士无不声援,检察总长也提出非常上诉。由这一例便可知台湾的原住民族,在日常生活中便生存于一个对原住民传统十分不友善的处境。

1988年吴凤铜像被拉下,2009年景美人权园区,艺术家游文富作品遭到社运人士陈嘉君破坏,这些艺术品伤害了某些人,破坏艺术品也伤害了艺术家。因此, 艺术家与办理艺术活动的主办单位,必须拥有社会观察的敏锐度,以及思考族群、人权的高度,让策展过程也能落实转型正义的精神。

现在,中山堂前〈吴凤骑马铜像〉的说明牌上写着「作品仍俱有砥砺民族气节正向教化功能」,试问一个虚构的人物,是要砥砺谁的名族气节?又要教化谁?

注1:〈吴凤骑马铜像〉说明牌全文-「1980年,嘉义市政府为了发扬吴凤捨身成仁的精神,特地邀请蒲添生为故乡雕塑这一尊吴凤铜像,成为当时观光地标与精神象徵;1987年解严前后,原住民的自主意识抬头,宣称『要将吴凤拉下马』。但无论政权交替,作品仍俱有砥砺民族气节正向教化功能,也是台湾公共艺术史上重要的里程碑。」

在原住民族努力争取自治的情况下,为何政府还拿出〈吴凤骑马铜像作者提供


Related Posts